•   

    200未央曲(64)

      

    200未央曲(64)

      

    200未央曲(64)

      气氛尴尬了几秒,周绥将那张薄薄的信纸从御案上抛了下来:“既然如此,待此次班师回朝,就请舒将军为朕一一展示一番了。”

      舒乐看了一眼面前的气氛,悄悄伸手将周绥面前桌上自己啃的干干净净的苹果核偷走了。

      惠嫔像是恍然惊醒一般,抓着舒乐的手陡然一松,立即转过身去,娇媚道:“陛下。”

      吏部尚书颤颤巍巍的站了出来,抖抖发发道:“回……回陛下,五个月前,您将舒弘毅将军从西南召回来,新派了……新派了张,张将军去。”

      惠嫔还没来得及反应,舒乐却已经先站了起来,走到惠嫔身边,绕着她转了一圈,在惠嫔身边坐下了。

      舒乐自然看到了其他人一脸懵逼的视线,他格外自然的从果篮里挑了个果子塞进惠嫔手里,顺便伸手摸了一把惠嫔的小脸,嘴角笑容特别真诚:“不知妹妹是怎么保养的?皮肤如此之好。”

      女子抹去眼泪,凄苦道:“自新将军上任,就与西南知府沆瀣一气,坑害百姓。小女子言语绝无半点虚假,皇上您可亲自查证!”

      舒乐看了眼面前毫无灯火的城池:“臣在城外等了一天,也不见蛮夷来占。没办法,臣只能亲自去城内等他们了。”

      周绥这才想起,半年前他为了收缴舒弘毅手中的兵权,借一小事将他召回了京城,趁机收了舒家一半虎符,派了算得上半个心腹的张同胜前往西南驻边。

      小皇帝和林季同本来还在朝中讨论南方水患的事,无奈这一阵突如其来的喧闹实在存在感太强。

      从背后看,凤装下的身形瘦削却并不十分单薄,腰封衬托下,显得那腰肢柔弱得不堪一击,似乎只要单手便能掌握其中。

      冬青眼底闪过一丝感动,忍不住对舒乐抱了个拳:“将军……皇后一向如此仁义,末将领命。”

      惠嫔赶忙乖巧应声,磕了个头后语气格外柔弱道:“臣妾知道了,以后一定注意,还请陛下轻些责罚。”

      女人全身都发着抖,拉着自己的孩子,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勇气尖声道:“民女是西南人士——此次前来,为告御状!”

      周绥从刚刚舒乐起身之后,视线就一直落在舒乐身上,直到舒乐在惠嫔身边坐下。

      舒乐从高高的宫墙上爬下去时,小侍卫就一手捧着舒乐正三品的官帽,一手下意识托着,像是生怕舒乐摔了。

      周绥觉得自己要气疯了,怒道:“跪着有什么用?朕养你们是为了每天让你们来跪朕的吗?!啊?!”

      周绥面色依旧不太好看:“你若想与皇后交流呵护之事,当改日单独见面商谈。现在众人在此,有失体统。”

      群臣瑟瑟发抖,吏部尚书站在最前面,颤巍巍的道:“陛下……可要卸了张将军的职,将他召回京来?”

      舒乐又怂成了一只狗子,熟练地扯起了谎:“陛下赐臣之物,臣向来珍惜收藏,从未另赠他人。”

      小说妖艳渣受的自我修养[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3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柚子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柚子猫并收藏妖艳渣受的自我修养[快穿]最新章节。

      她下意识又朝刚刚帮过她的舒乐看了一眼,接着才小心翼翼的对周绥道:“民女此次前来,是因为家乡战争频发,驻边士兵屡战屡退,甚至不战而退,边境知府从不作为,甚至虚伪求和……”

      舒乐习惯成自然,下意识就撩了一句:“大兄弟哎,你长这么好看,粗鲁的蛮夷军没怎么地你吧?”

      但她却没有从舒乐身上感受出来女人之间的不喜……甚至,舒乐似乎还对她有一点兴致勃勃?

      系统点了点头,敬佩道:它还送了我防高血压和突发心脏病的补丁,我很感激它。

      队伍果真列得整整齐齐,见是舒乐过来了,士兵的士气倒是比刚刚周绥在的时候更加高涨。

      舒乐装出面有难色的模样:“陛下……这毕竟是林学士千里迢迢寄与臣的,臣理当珍视。”

      他在将军府时便陪在舒乐身边,随舒乐一起上过前线, 见过他身披铠甲, 屡战屡胜;也见了舒乐摘了面具, 为了妹妹和舒家, 嫁进了皇宫。

      舒乐还没来得及下马就朝城内的将士们中气不足的喊:“蛮夷大将军已亡!给我不要钱的砸火石火箭,必要让他们有去无回!”

      第二天一大早,小皇帝新婚第二天就夜宿惠嫔殿中的消息如阵阵春风一般,从四面八方吹进了舒乐耳朵里。

      冬青认真想了想:“德妃娘娘来了,惠嫔娘娘也来了,还有叶贵人下午时候也来了一趟。”

      舒乐内心极为不舍的将小宫女们赶了出去,脱光了泡进浴缸里,美滋滋道:明天不但不上班,还可以看漂亮的小姐姐嘻嘻嘻。

      舒乐伸手在士兵的脑门儿上弹了一下,握住红缨枪,又走到城楼上的弓箭手身边吩咐了几句。

      士兵脸上全是愤慨:“要求我们退出川南城,还要与陛下签订将川南赠与蛮夷的诏书。”

      大半天之后,德妃给自己顺了顺气,对舒乐掏心掏肺道:“皇后,姐姐比你在后宫的日子虚长几年,但也从未见过惠嫔如此嚣张的人,就算是先帝在世!也未有过这种例子!”

      舒乐将在营地前一边扭屁股一边尥蹶子的追风牵了过来,骑上马道:“不战,没你们这么打仗的啊。敌不动我不动,本将军可不当出头鸟。”

      德妃和叶贵人都是已经许久没见小皇帝了,现在见了人,刚刚朝舒乐抱怨时候的理直气壮全没了,羞答答的看了周绥几眼,一个比一个千娇百媚。

      舒乐不得不顶着凛凛的寒风从城墙缝隙间露出个脑袋,遥遥望了一眼城墙下黑压压的敌军。

      蛮夷军本就困守城下,两方间隔不远。追风又是出了名的战马,在舒乐的催促下极快便到了蛮夷将的位置。

      侍卫有些为难道:“……可是就是陛下让我们去查那碗是什么汤的,陛下已经知道了,属下是偷偷告诉您的。”

      舒乐缓缓站了起来,朝周绥拱了拱手,不紧不慢道:“陛下,臣请愿带兵出征——平西南之乱,杀乱臣贼子,安我朝民心,扬陛下之名。恳请陛下准奏。”

      舒乐愣了一下,一边往床上爬一边奇怪:不是第一次做任务的时候就告诉你了,我不需要知道爱意值这东西吗?

      舒乐一边坐在凤栖宫的主位上可怜巴巴的啃苹果,一边听坐在左边的德妃和坐在右边的叶贵人噼里啪啦的说惠嫔是个狐狸精。

      舒乐一口苹果卡在嗓子眼差点没把自己噎死,好不容易咽下去,便听门口福泉公公尖细的声音道:“陛下驾到——惠嫔娘娘驾到——”

      于是惠嫔反手拽住了舒乐的手,抚在自己脸上,甜甜一笑道:“姐姐说笑了,女人家呀,就这一张脸最是重要,姐姐可是有这方面困扰?妹妹一定为姐姐解惑。”

      但舒乐就不一样了,这位年轻的将军骁勇善战,关键是每次都能和这些士兵玩到一起。

      舒乐也很愁苦,瞅了那侍卫一眼,悠悠道:“……这毕竟是全营中唯一两个良家妇女了……不,是唯一两个女性了……”

      舒乐将嘴里的那口米饭咽了下去,顺了顺气儿道:“这事儿谁也不能说,知道了吗?”

      她朝周绥连续拜了三次,最后一次膝盖着地的时候,站在她身旁的舒乐甚至听到了一声清脆的骨响声。

      本站推荐:龙王殿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舒乐摇摇头,高风亮节道:“既然我现在坐在皇宫之位上,自然要帮陛下照顾后宫姐姐妹妹,断不可区别对待。全部都迎进来吧。”

      吏部尚书的神情可以说是非常尴尬了,他偷偷摸摸看了看周围其余人的表情,朝中其他人都耳观鼻鼻观心,只有舒乐用他那张毫无表情的面具脸给了他一抹同情的眼神。

      温容低下头,在舒乐光洁的额上吻了一下,又将面具为他合了上去,柔声道,“容本只盼能见哥哥一面……却没想幸得哥哥相救。从此以后,容的性命便是哥哥的。”

      舒乐两脚落地,不客气的推开了侍卫的手,一撇嘴道:“去去去,冬青,我有这么弱不禁风吗?”

      向漂亮小姐姐去要回送出去的东西是不可能的,为了面子也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她握着舒乐的手,舒乐便任由她握着,由着她牵引,像是完全处于惠嫔的控制之中。

      舒乐做了一晚上噩梦,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两只眼圈都是青的,活像是半夜出去跟人打了一架。

      纷纷扬扬的羽箭伴随着蛮夷军的怒吼从两人背后放肆而来,纷洒在阵地各处,多了几分战场的腥味。

      侍卫觉得自己终于劝服了舒乐,又偷偷凑近舒乐身边:“将军,您知道那对姐妹那天晚上给您熬得什么汤吗?”

      旁边的小士兵很有眼色的道:“将军你看最前面,蛮夷大将军身边押着的那个就是……据说是舒老将军的另一个儿子。”

      更何况告状事小,告到天子面前,这不就等于亲自打了皇帝的脸,说他用人不当,屠戮百姓吗?

      朝中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聊,舒乐看了两集海绵宝宝,又看了两集都市婆媳伦理剧,好不容易就快要熬到下朝的时候,一阵无比嘈杂的喧嚣声从远极近一直传入了舒乐的耳朵里。

      另一只手则熟练的拔出了腰间的长刀,明光晃晃的刀刃朝那蛮夷大将的脖子上猛然落了下去!

      舒乐眯起眼睛, 又想起刚刚周绥一脸怒容指了自己半天, 最后拂袖而去的场景, 果断的判断那小皇帝这两天肯定是不会来找他了。

      亥时未过,舒乐鬼鬼祟祟的回到了凤栖宫的外墙边上,把自己的心腹叫来,然后把朝冠先顺着墙丢了过去,接着自己又手脚麻利的翻过了墙。

      舒乐本来吃御膳房上的早餐吃的正香,结果在周围几个小宫女同情,怜悯,担忧,害怕的表情里硬生生的没敢再吃下去。

      刚走回去坐下就听周绥在自己身边低声问道:“怎么?朕叫你坐回来,你不高兴?”

      城门已经在缓缓闭合,刚刚反应过来的蛮夷将士大喝一声,马蹄和奔跑声响彻了整片夜色。

      舒乐扬起马鞭抽了两下,突然身子猛地一抖,一股凉意瞬间从背后席卷上四肢,接着便是难以形容的痛感将他整个人吞没。

      周绥被那狮虎一般的壮硕腰杆吓得抖了抖,重新将视线挪回了舒乐和惠嫔的身上。

      舒乐在心里殴打了小皇帝一百遍,转过脸露出一张格外灿烂的假笑,伸手往周绥胳膊上一抱:“高兴呀~坐在陛下身边,臣妾可高兴了!”

      周绥居高临下的看着众人,冷冷一笑:“你们没听到吗?卖主求荣,不战而退,就只让朕撤了他的职?”

      温容转过身揽住舒乐,将他从马背上抱了下来,低声道:“舒老将军以你为荣,我也偷偷看过你的几次战绩。与舒老将军完全不一样……你打仗时张扬又肆意,根本不在乎是不是血溅沙场。”

      周绥让殿中跪着的三人起了身,松开惠嫔的手,走到舒乐的身边坐下,微微一笑道:“今天这么热闹?”

      舒乐在这位将军身上看到了直男的光辉,反而替那人松了一口气,坐在马背上问道:“兄弟,怎么称呼?也姓舒?”

      也是由此,在带着舒乐感受完她悉心呵护的脸之后,惠嫔不仅没有收手,反而诱惑一般的道:“皇后娘娘,女人胸部的保养也是十分重要的,不知娘娘平日里是否注意这一点呢?”

      蛮夷大将军脸色一沉,抽出剑架在温容脖子上:“既然舒将军不讲道理,那就休怪我等无情了!”

      虽然隔着面具看不到舒乐现在的表情,但周绥心里却有一种猜测,舒乐此时整个人一定都非常温和。

      女子的面色中透着显而易见的苍白,她抱紧了自己的孩子,似乎想要站起来,试了几次却都没有成功。

      周绥心情也不太好,舒乐这人平时上朝最喜欢在朝上怼他,还明里暗里的扶持舒家的势力。

      舒乐点点头,又看了一眼:“留几个眼见的兄弟盯着,其他人睡一会儿,今天晚上我们活动活动。”

      舒乐心想,我看上去有这么虚吗?难不成搞一搞还需要补充一碗扬鞭助助兴才能搞起来?

      可怜的小侍卫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比市井的女子要漂亮一些……不过,都没您着凤冠时美丽。”

      除了已经在面前的旧人德妃和新封的叶贵人,也就惠嫔能战一下了,其余几个要么是身体不好,要么就是已经宫斗失败进了冷宫了。

      舒乐便佯装谦虚的对身后的冬青摇了摇头,故作生气道:“我乃男儿,怎可与女子比美?此话勿要再说。”

      温容抿了抿唇,伸手握住了舒乐扶在缰绳上已经凉透了的双手,“……我无父无母,舒老将军驻守西南时看我可怜,收我为徒,教了些枪法,也做些杂事。他回朝时,念在师徒情分,将那枚贴身的玉佩送给了我。”

      舒乐看了看周绥身边的座位,又看了看惠嫔大美人身边的座位,垂头丧气的应了一声,小步小步的迈了回去。

      那侍卫顿时一脸苦色,后退了两步道:“哎哟将军……你怎么还记得那两个女人啊!”

      他喉咙一滚将嘴里的血咽了下去,笑道:“受的哪门子伤!你哥哥我……在战场上从没有受过伤!”

      舒乐说完,晃了晃脚,笑嘻嘻的道:“朋友,你也太小瞧我舒某了。本将与父亲可不一样,打起仗来出了名的六亲不认。”

      温容看上去清秀柔弱,臂力却十分惊人,一手抱着舒乐飞快的行走,另一只手却将舒乐面上的白玉面具摘了下来。

      周绥沉思片刻,记忆力颇好的一件件回忆起来:“你头一回出征凯旋时,朕赐你一株西域红珊瑚,隔日又赐你一山水珍珠屏风……”

      冬青还想说什么, 却又没说出口,一路走到殿门口, 然后轻轻转身又看了眼坐在桌旁的舒乐。

      周围的朝臣面面相觑,舒乐站了一会儿实在看不下去,走过去把女子扶了起来,柔声安慰她道:“你别急,慢慢说,陛下是个明君。只要你言之有理,他定会为你做主的。”

      惠嫔刚开始只是不想认输,后来却发现舒乐似乎真的对自己毫无恶意,反而眼底都是羡慕。

      舒乐都听笑了,差点乐得从城墙梁子上翻下去:“哎哟喂!别说是舒弘毅的儿子了,就是我爹本人被俘了,也不值这个价啊?”

      周绥站起身怒道:“看看你们每天呈给朕的折子!天下太平!纸上的太平吗?!”

      川南城其实易守难攻,再确定城内已经全部控制下来后,舒乐就让将士封住了城门,以绝后患。

      周绥之前下过旨,在舒乐嫁进宫来之后就把舒家专门派来伺候他的人赶了不少回去,留下的几个小丫头基本都是周绥的眼线。

      冬青也很忧虑,看了看周围没人, 对舒乐低声道:“不然您明天去上朝吧,然后跟着将军回府, 晚上再过来。”

      一切都格外顺利,直到顺利占据了知府衙门,在外执守的士兵突然来报:“将军,蛮夷突然进攻,此刻已围在城外!”

      周绥越看越看不下去,直接开口道:“来人,给朝下女子赐坐。舒爱卿,你可以站回去了。”

      叶贵人和德妃的角度出奇一致,接着道:“是呀!今晨我与德妃姐姐同去叫她来拜访您,她却说自己身子不爽利,等陛下下朝以后和陛下一起来?您说说,这是什么话?”

      周绥见舒乐一脸茫然,黑着脸道:“好,远的不提。就今年新年,朕才赐了你一柄羊脂玉镇纸,那乃是塞上之物,仅此一柄,朕甚是喜爱。你可有珍而重之?”

      舒乐一下子精神了起来,竖起耳朵朝殿门外看了过去,顺便连半个身子都侧了过去。

      舒乐一下子乐了,在床上把自己摆成大字型躺平,认真教育道:统啊,你是不是肥皂剧看多了?整天情情爱爱的,有啥烦恼干一炮不就好了吗?一炮解千愁啊!

      惠嫔在德妃身边坐下,本欲先开口,却听坐在上面的舒乐道:“这位便是惠嫔妹妹吧,哎呀,真漂亮,难怪陛下喜欢!”

      舒乐瞅了他两眼,觉得明晃晃的刀刃甚是辣眼,于是将追风马脖子一抱,朝身后的将士们大喊:“你们都看清了点啊,不是本将军不救兄弟,而是为了国家为了百姓为了后周社稷,我舒家堂堂男儿为国捐躯了!”

      “禀报将军——!蛮夷将军说,这是从那人身上搜出来的!说这是舒老将军贴身的玉佩!将军你可识得?”

      也只有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惠嫔才发现——陛下新娶的这位皇后娘娘长得极美,挺翘的鼻,薄薄的唇,还有显得格外纯良的双眼。

      只有温容感觉到自己后襟的衣服上渐渐染上了一片灼热的温度,那温度浸透了他的衣衫,又在寒冷的夜风中迅速的失去降至冰点。

      舒乐百无聊赖的转着手中的缨枪,甚至催了起来,“你快砍吧,砍完了我就关城门。楼上的火石火箭都给你们备好着呢。将军不如试试,能不能活着出去!”

      舒乐瞅准时机,扬鞭一抽追风,整个人如电一般的冲出了城门,直奔温容的方向而去。

      温容露出一个浅淡的笑来:“我那么了解你……若是我不说自己是舒老将军亲子,你根本不会亲自来见我一面。”

      但他又担心舒弘毅那不靠谱的老爹万一真在西南有了个儿子……妈的,除去他这冒牌货,下面这个说不定还是根独苗苗。

      接着又在寒风中打了个寒颤,转身往城门走去,“为了不让本将军无辜的大兄弟出师未捷身先死,开城门,我们去凑个热闹!”

      那人用银勺舀了一勺面前金黄色的小米粥,伸出艳红的舌头,将小米粥咽了下去。似乎对味道不太满意,他将勺子随便一搁, 显出几分苦恼来。

      舒乐对冬青这种没有护垫也能跪得干错利落的人充满了敬佩,伸手将人扶了起来,“好了,只有你我,不必如此,起来吧。”

      小侍卫满脸忧心忡忡,捧着官帽亦步亦趋走在舒乐后面:“您明天还要上朝吗?今天有好几位娘娘来拜访您。”

      系统道:我回了一趟总部,领导说,对待你这种不要脸的宿主,修身养性是最好的方法。

      身旁的近卫立即道:“禀将军!我方探子今日进进出出五次,未遇到阻拦,城中百姓基本已经撤走,可以算得上空空如也。”

      侍卫忧愁的快哭了,直接跪下了:“将军啊!陛下上回头气成那样了!您可别再提起这事儿了!等您凯旋!多漂亮的姑娘没有啊!”

      舒乐手中的红缨枪一转,弯弯嘴角:“臣自然不曾忘记,不过陛下怕是等不到那一日了!”

      舒乐冷静的吃完饭,冷静的喝了一杯冷水茶,在冷得瑟瑟发抖中万般难舍的换掉了身上的羊毛大氅,穿上了戎装。

      舒乐敷衍了两句,长缨在手中一挑,直指蛮夷将军,“既然本将军亲自来了,废话不论,你们的条件绝不可能。”

      女子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抱紧了自己的孩子哽咽道:“饿殍遍地,民不聊生,还请皇上明察!!!”

      “那谁知道呢?本将军父亲尚在,说不定我今天有一个兄弟,明天就有第二个,再以后就有一个小分队?”

      舒乐招来卫兵,沉着声道:“蛮夷荒谬,去问问!有何证据证明这是舒老将军的儿子?”

      舒乐又恭恭敬敬行了个礼,准备从御帐中退出去之前想是想起了什么,伸着脖子望了一眼御案。

      只是今晚看舒乐心情大好,才一时失了言,赶忙就下跪道,眼看着就要给自己掌嘴道:“是属下乱说,属下有罪,望将军——”

      舒乐愁眉苦脸的喝了一整碗小米粥,百无聊赖的和系统一起看了两集肥皂剧,揉了把眼睛准备上床去睡。

      饭菜已经摆了上来,舒乐拿起筷子刨了两口,随口问道:“对了,前天那一对姐妹可是送出营地了?”

      被俘那人还没说话,蛮夷将军倒先开了口,极其不满的怒声道:“舒将军这是何意!?令弟堂堂男儿,为何在你口中倒似成了如女儿家被我军百般欺辱?”

      果然,周绥的面色当即就很难看了,他坐在高高的龙椅上,看着下方的女人和孩子:“你所告何事?”

      又过了几秒,一个衣着破烂的女人,牵着手里同样衣不蔽体,瘦小可怜的孩子跨过高高的殿门,匍匐几步,在周绥面前全身贴地的跪了下来。

    上一篇:

    下一篇:

    攻略
    2019-12-02 07:48
    阅读数 2881
    评论数 1
I'm loading
 家电维修|北京赛车pk10